我的避谷经历

18年夏天,一个朋友问我,有个避谷法会你去不。避谷我听说过,法会是什么?

朋友说组织者租了一个地方,包吃住,一期两天,一共238块钱。我很疑惑,避谷还用吃饭吗?朋友忙说对对对,就是包住。

出于好奇,我就跟着去了,朋友开着车,七拐八拐来到北京郊外的一个院落,来到一个铺着木地板的大厅,靠墙的地方叠放着整齐的被褥,环境和被褥倒很干净。

来避谷的人陆续到齐了,交了钱之后,大师出场了,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,很瘦穿一身白色的道服,跆拳道道服,席地盘腿坐下,开始给我们讲课,大概就是人为什么不健康,亚健康就是因为吃太多了,所以要健康就要避谷,要避谷就要有意志,有意识,要坚持。

然后就领着我们打坐,练功,其实就是几个动作。不过说来也奇怪,中午没吃饭真的不饿,尤其奇怪的是晚上也不饿。

之后就睡觉了。大家席地铺好被褥,一齐睡了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隔壁有洗漱的地方,洗漱完毕,就回到大厅练功。然后避谷法会就结束了。大师告诉我们必须回去坚持一周。

回来之后,我感到浑身轻松,精神很好。

在接下来的一周里,我每天给家人做饭,他们吃的时候我就喝水,练功,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不饿,也不想吃东西。一周过去了,我一称体重,哇塞!整整掉了七斤称!然后我开始喝粥,两天之后开始吃饭,吃菜。

一个月之后,毫无悬念地我的体重固复到了避谷之前。

由于不甘心,我之后又参加了一次。

之后,我的体重又回到从前。

当我第三次要去避谷的时候,老公悠悠地说,咱还有必要这么折腾吗?我翻翻白眼看看他,默默地放下了旅行袋。